恩佐2:13888888888

社会法制

时间:2019-11-07

元先生则认为,自己购买的红茶3天就到货,商品的发货地在国内,是国内现货,双方是买卖合同关系。红茶无中文标签,未经出入境检验检疫,是不合格产品,王女士作为出卖人应承担责任。


以往战无不胜的电商大佬在农村电商这个领域遭到了无比巨大的挑战,例如:一亩田、田田圈,菜管家和其他的地方性的农村电商平台,基本上都是亏本在支撑,撑起来的就是资本市场的脸面,而农民一点实惠拿不到。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芬哈公司生产并销售的此款梯子存在一定的设计缺陷和事故隐患,且该缺陷导致的使用危险是何先生滑倒的主要因素,故认定芬哈公司应对何先生损失承担70%的主要责任;何先生自身亦存在一定过错,承担30%的次要责任。一审法院最终判决芬哈公司赔偿何先生各项损失共计22万余元。

上海一中院认为,虽然网店的红茶展示图片上存在代购字样,但图片旁边的品名标注为现货,且在交易过程中王女士未明确向元先生表示其从事代购服务,双方不仅未约定代购费用,王女士亦未向元先生披露代购人信息,因此,无法得出双方已经就购买红茶建立委托代理关系达成一致意见的结论。其次,虽然王女士向元先生提及红茶是元先生拍了由王女士采购带回,但元先生向王女士购买的红茶实际是从国内发货,与王女士主张的代购明显不符。

上海一中院经审理查明,元先生购买的红茶在王女士店铺展示图片上有“新加坡代购”字样,但图片旁边的品名为“新加坡特产现货罐装红茶”。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